今天是:
首页       部门简介       规章制度       资料下载       联系我们       审核评估网站      
您的位置: 首页 > 高教视点 > 正文
阅读  次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新书院:不像“书院”的书院?

发表日期:2020年01月07日 发布部门:《中国科学报》

      新书院倡导“基于全生命周期创新创业教育”。双创教育,项目是载体,竞赛是抓手。学生从前的成长周期往往是项目周期,项目结束了,学生就会离开或仅有弱连接。社团靠学生的兴趣维持,兴趣淡了,人就不来了。而新书院,学生从加入到毕业都在书院,毕业后还会继续反哺书院。

      “什么?不用集中住宿,这还是书院吗?”

      “你听我说……”

      自从两年前在全国率先一批改制为新书院,太原理工大学工程训练中心主任、匠坊书院负责人李卫国就多了一项“任务”——代表课题组宣传新书院的办学理念。这位在机器人创新领域颇有名望的“老大哥”,2019年9月在青岛举行的国际水中机器人大赛前夕,再一次对兄弟院校“双创”负责人宣讲新书院理念。

      也许是扎中了痛点,会下大家竟主动邀约,组团向他打听新书院的发展思路,这一约便来了二三十人。

      从此,由李卫国追着他人宣讲新书院理念,变成了兄弟院校负责人追着他问“老李,新书院联盟啥时成立?”“新书院该如何建设?”

      人们的好奇来了:究竟新书院是什么?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双创平台,新书院最好载体

      早上8点,太原理工大学机械电子工程专业大二学生王子鉴来到匠坊书院的工位。它位于工程实训中心三层,橙色调的装修契合年轻人朝气、向上的气质。

      今天的任务是为智能格斗机器人建模。担任小队长的他,一面在学长的指导下改进方案,一面与组员们做好分工,这种朋辈导学、社群交流的方式让他感到很亲切。

      3个小队有一名指导老师,但老师大部分时间“退居幕后”,只是在他们需要的时候突然出现,帮他们指点迷津。

      王子鉴描述的书院日常是这样的:周末,与组内来自大数据、软件工程、电气专业的组员们感情交流得不错,大家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活出了年轻人该有的样子。一天的任务完成得很顺利,21点关灯、回各自宿舍,结束紧张有序的一天。

      名为“书院”,自然“管”的是学生课堂之外的一切生活。但是,新书院有一个“不管”——住宿。摘掉这一传统书院制下的重要特征,让人不禁质疑它能否称之为“书院”。

      作为新书院第一个“吃螃蟹者”,太原理工大学近年来先后成立了云顶书院、匠坊书院、北山书院。

      云顶书院负责人、太原理工大学大数据学院党委书记高航解释,传统书院因住宿带来了两大难点——砸重金、冗员,使得书院模式对财力、人力有限的地方高校而言无力借鉴。而新书院没有住宿书院制的负担,它依托创新创业基地对不同专业的学生进行混编。

      加之,现实情况是我国高校本科专业学分多达 170个上下,而国外高校通常只有120至140个学分,大量课时、作业、实习致使留给师生日常交流的时间被压缩得很少。“学生的活动范围和学习时间越来越泛,宿舍越来越成为一个睡觉的场所。老师总不可能在学生午休、宿舍熄灯时,把他们叫起来说:‘同学,我们聊聊’。”高航说。

      把不同专业学生从四面八方的宿舍吸引到新书院,是“穷则思变”的路径之一。从前担心学生来着来着就走了,高航还规定了学业之外“早八晚十”的打卡制度,后来发现书院一座难求,学生意犹未尽,渐渐地这项制度也就“名存实亡”了。

      《教育部关于深化本科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意见》提出,积极推动高校建立书院制学生管理模式,开展“一站式”学生社区综合管理模式建设试点工作。

      可现实情况是,一直以来,书院作为拔尖创新人才的培养模式,被视作少数名校的禁脔,国内一些高校建书院也被视作“随大流”。为什么地方高校、尤其是理工科院校要建书院?

跟着李卫国来到工程实训中心,《中国科学报》记者找到了部分答案。

      仅一面玻璃墙之隔,墙外是各种数控车床,墙内是“创新制作室”,纵深处挂着“匠坊”的红色标识,内有两台小型五轴加工中心、小型数控车床、小型数控铣床、其他各种普通加工制作设备50余台套等设备,提供给学生做金属加工、非金属加工、木加工。

      “以前中心的车床供实训课程使用,课程之外它往往是闲置的;现在通过新书院实现了资源充分利用,只要学生课外创新有需要,任何时候机器都能开动起来。”李卫国说,一动一静,勾勒出新书院与工程实训中心的最大区别。

      新书院是实训教学的精华。传统的拔尖创新班关注理论教学,而新书院可以在实训教学上实现更多可能。”李卫国说,“双创基地也是新书院的最好载体。朋辈导学、社群学习、项目实战、理实互构等,都是打造双创升级版的亮点。”

      而这也正是他成功吸引兄弟院校双创负责人的秘诀所在。

      全生命周期,培养有情怀的人

      赶在迎接新年的最后几天,李卫国终于把成立新书院联盟的事办成了。2019年12月29日,中国高校新书院联盟成立仪式暨首届新型书院制建设发展论坛在太原理工大学召开。

      来自全国22所高校的24家新书院代表在冬日的暖阳下,系着印有“中国新书院联盟”的红围巾,手捧金灿灿的新书院牌匾,在镜头前定格下各自的笑容。

      框架搭起来了,可是新的好奇又产生了。平台、项目制、朋辈导学、社群交流……这些功能似乎在双创基地、社团或创新创业学院就能实现,何以要用书院的形式来实现人才培养?

      在论坛上,部分新书院的建设目标仍然是向“985工程”“211工程”高校输送拔尖创新人才。这些又聚焦到一个问题上,新书院究竟培养什么样的人?是能力超群的学霸,还是德才兼备的人才?

      全国最早开设的新书院——云顶书院,或许更有代表性地诠释了什么是新书院的“理想国”。

      不同于全员进入书院的模式,太原理工大学新书院所采取的滚动选拔制,也巧妙地规避了传统书院制缺少特色、活力,学生选择功利等弊病。

      每年从报名的4000人中筛选500人再到100人,无论是前期饥饿营销式选拔,还是后期学生民主投票决定去留,云顶书院最看重的,第一是品格,第二才是能力。换句话说,人格素养欠缺或意志力薄弱者,可能最先遭到淘汰。

      在云顶书院,迎面走来的学生纷纷向记者打招呼,发自内心的真诚,让人如沐春风。这里强调忠诚度、培养团队精神而非“独狼”,在细节上有着严格要求,如不能带零食进入,不能吃有气味的食品等。对品格的要求甚至超越了能力。

      “光是想着拿奖、上名校,人才培养会变得功利。新书院要培养社会所需之才,而不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就要在人的情怀、品格、文化底蕴上多加重视。”能力之外,高航注重提升学生的艺术修养。工科学生缺少艺术熏陶,他就组织学生们学习陶艺,书院中摆放的陶艺作品,就是他们日常的手工作品;工科学生不会讲故事,他就组织学生们提高表达能力。书院纳新招募宣讲员,每轮选拔后,无论落选还是入选,大家都要聚在一起对现场表现进行复盘讨论。

      “我们倡导‘基于全生命周期创新创业教育’。双创教育,项目是载体,竞赛是抓手。学生从前的成长周期往往是项目周期,项目结束了,学生就会离开或仅有弱连接。社团靠学生的兴趣维持,兴趣淡了,人就不来了。而在新书院,学生从加入到毕业都在书院,毕业后还会继续反哺书院。”高航说。

      云顶工作室的墙上有一块价值十余万元的大屏幕,这是刚毕业于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的校友刘林雷捐赠的。校友段启岩牵头云顶的项目——云里云外开源社区,立志为推动山西数字经济发展打基础。已创业的校友杨园京担任云顶创客团团长,带着学弟、学妹们完成一个个实战项目。而他们曾经都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云顶人。

      高航表示,这也契合了传统书院最重要的功能——文化传承,当中所体现的精神建构和传承,无论东西方皆是如此。

      朋辈导学,构建新型师生关系

      每天中午召集学生讨论晚上要做的项目,晚上带着学生做创新创业训练;假期与学生一起将创意变成模型——太原理工大学工程训练中心固定资产管理员张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工作节奏。他是一个2岁孩子的爸爸,也是匠坊书院的指导老师。

      “学生的空余时间就是我的工作时间。”学生时代从创新创意大赛中受益的张良,工作之后很乐意反哺学生。

      记者了解到,相比较传统书院制出现的“冗员”,新书院的教师均以志愿者的形式加入,并不占学校任何编制。

      但是,个体的公益心在面对整体机制建设上的不足时,往往显得杯水车薪。有老师笑称,大部分时间和学生待在一起,都没时间找对象了。

      西南民族大学天府书院负责人邓彦松指出双创工作的一个难点——以往在创新创业学院,师资往往非常紧缺,抓几个老师来协助指导、指定带某个团队,靠的都是人情、指派,并没有考虑到师生匹配合适与否,缺乏深入地了解与沟通。

      而在新书院,老生带新生是主流,学生才是“挑大梁”的主角。云顶书院学生李德轩如今成了同学中的“小老师”,像曾经学长帮助他一样,如今他也要在深夜通过微信、QQ帮助学弟、学妹解决各种项目中的疑问。课下,老师甚至让自己的研究生向身为本科生的他请教软件制作。

      新书院中,老师的作用在悄悄地改变。老师会不定期询问学生的感想,尊重学生每个“幼稚”的想法,并给予鼓励与支持。“第一课堂的老师有自己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就给人一种不自然的感觉,但在新书院的所有工位都是共享的,老师跟学生谈话也没有固定的地方,比教室、办公室更适合谈出自己的想法。”云顶书院学生刘子豪感到,在平等包容、教学相长的环境中,师生关系淡化了“仪式感”。

      甚至,新书院指导老师还兼具了辅导员的功能。在匠坊书院一角,记者看到了从2007年到2019年学生撰写的《工作日志》,堆叠成山。这是李卫国自建设工程训练中心以来,要求学生每天做的“功课”,如今在匠坊书院,这一习惯得以延续。“今天学生的日志写了一串‘哈哈哈’,我就知道他这一天都在混日子,这时候就有必要找他谈谈”。为了及时掌握学生的思想动态,他每天读日志到凌晨。

      看着学生迅速成长,教师们也开始担心,有一天跟不上学生的成长,如此反过来又刺激了教师的进步。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场景——同一个3D命题,学生参加学生的比赛,教师参加教师的比赛。教师捧回了一个一等奖、三个三等奖。作为其中的一员,张良先后发表了两篇论文《大学生机器人四创空间基地建设模式的探索》《3D打印技术实习教学方法探索与创新》,和同事尝到了新书院实在的“甜头”。

      包括张良在内,时间成本的投入问题依然存在,但是新书院有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甚至出现机械与运载工程学院教师开会赞同加入的情形。指导老师的担心也逐渐变为“创新创业的模式能不能广泛推广?”“新书院能否实现科研上的双赢?”等。

      仅凭良心干活,这条路并不可持续。寻求制度上的突破,也是本次论坛上教师们共同的呼声。

      主打艺术教育的太原理工大学北山书院负责人赵慧希望学校能将新书院纳入人才培养体系,“现在是两张皮——学生能否依托新书院取得学分?新书院算不算学校正式的科研教学平台?还是未知。”

他解释说,有学分就可以算作教师工作量,有正式的科研或教学平台,工作业绩更易获得学校认可。“不算工作量、科研成果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只有一条腿插到教学,一条腿插到科研,才会真正调动教师的积极性,而这需要学校来推动、扶持,上下两头来联动”。

      N种可能,不止于新工科

      在工程实训中心露天的草坪上,摆放着被刷成糖果色的机器,格外惹眼。它们不仅是校园中的工业景观,还是无声的“科普宣讲员”。

      曾经,外语专业的学生将工业中的蛇皮管强译成“用蛇皮做的管”,闹出不小的笑话。这让学校反思工业认知教育,才有了外语、经管等文科学生的工业认知学习。

在未来,工程实训中心、双创基地与新书院的界限将会变得越来越模糊。这给新书院带来了无限的可能,也让人疑惑“新书院是否是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

      南京大学金陵学院金陵书院负责人夏庆锋关注实习实训平台。“独立学院的实验课比理论课还多,对实习实训平台的要求更甚于公办大学。而新书院是打通教学、实践、第二课堂的平台。”

邓彦松希望通过新书院加强新生对工程认知的引导。全体学生一入校就进入新书院,从新生教育环节开始强化跨学科认知。“双创强调跨学科,书院可以实现各专业新老生的深度接触,没有书院不太容易实现跨专业组队。”

      山西医科大学川博书院负责人周丽霞补充说,高校学科划分较细,以单一的学院之力,无法指挥整个学校的跨学科建设。当中存在的课时、师资、管理方式等冲突,是现行体制下难以逾越的障碍。

      受太原理工大学新书院制实践启发,她认为,新书院是医理结合、医工结合、医文结合的黏合剂,为新医科的发展创造了无限可能。

      作为“大学生创新能力与创业基础”的开课老师,每年她都会带学生参观李卫国的匠坊书院,了解工科同龄人在干什么、医学生与机械团队交叉的可能。正是基于跨界的思想,她指导的团队斩获第五届中国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金奖。“从前只在顶层设计有交叉,如博士互招,如今有了新书院联盟,医学本科生也可以深度参与到外校机械团队中来。”

      也正是因此,一个由地方高校组成的新书院联盟,成功吸引到了顶尖高水平大学的青睐。在联盟中,北京大学太和书院负责人范瑞峰显得“与众不同”。

      完全能开展传统书院制建设的高校,为什么要成立一个新书院?

      长期从事校内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的范瑞峰告诉《中国科学报》,吸引他的正是新书院全生命周期的理念。“如今的创业教育忽视后端,学生的专利很好,但是止于竞赛、止于孵化,没有人继续下去。过一两年后,市场上出现同类产品,反倒没有学生当初做得好,创业走进‘断头’路。”

      他希望能把创业这条路走通,“如今的创业成功率低至1%,未来我们希望提升到30%至40%。名校学生的选择多,初期可能不如其他高校扎实,我们希望后期形成一个多校的混编组合,其中既有思维活跃者,也有踏实肯干的人”。而联盟实现了由点到面的连接,不同于以往组队靠关系,更容易把学生创业变成一件靠谱的事。

      与会者的思想“碰撞”,似乎已经超出了新书院最初定义的功能。采访结束前,记者问高航——

     “未来,新书院会不会变得越来越不像‘书院’?”

    “没有人介意优秀的学生是书院还是非书院、传统书院还是新书院培养出来的。关键是人才培养质量是否有所提高。书院之魂是立德树人,只要我们育人的初心不改,书院的传承与创新必定百花齐放,没有人会计较叫什么名字。”

      名词解释

      何谓书院制?

      现行采用书院制的高校,实行学院和书院并行。学院与书院的分工可概括为,专业教学及学术研究属于学院,课外活动及人格养成属于书院。书院负责专业教学以外的所有事情。书院的主要特点:不同学科的学生混居、教师和学生共同学习和生活、通过活动锻炼社会能力、通过科研项目提高学术水平。

      在教育发展史上,存在东方山长制、西方寄宿制、现代书院制、综合书院制等四种书院制模式。延续至今,较多的是现代书院制。现行书院作为跨专业院系的教育组织机构,面临教学管理模式与学生管理模式难兼容、书院与书院难协同、导师制难推进、书院文化特色难形成等发展困境。又因其投入财力大、人力多,在我国高校中普及率并不高。

      新书院制则是在“互联网+”背景下促进工程教育与双创教育的深度融合,通过践行全生命周期的可持续发展的育人理念,把创新创业教育深植于人才培养体系。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打印本页

建议使用IE4.0及以上版本, 1024 x 768 分辨率
Copyright © 2013嘉兴学院发展规划处(教学质量监控中心) 版权所有